返回

第十八章 主公,我家被人暴动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十八章 主公,我家被人暴动了 (第1/2页)

陈白起其实是一个很善谈的人,若她愿意舌灿莲花,总是能很轻易地代瓦解别人心防,这样的人一般都懂得黑厚学。

    将严肃刻板的姬韫逗笑开怀之后,两人便难得气氛轻松怡悦地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或许等久了,陈氏商队已停靠在田埂小路围拢成堆,暂时原地驻扎休憩,白日仆伇们都疲于奔命,此时一放松下来便一个二个靠在车旁东倒西歪,打着瞌睡呼噜正酣。

    昏昏的光撒于一隅,满地下重重阴影,萤火虫在田地里飞来飞去,尾巴上的小灯笼时不时撞一下,山上与竹篁地变成一片黑色。

    田间蛙声几下,草丛虫声繁密蓖蓖寂静夏意,山峁、梯田、树林影影绰绰,宛若一个甜美而混沌的梦,天地安逸而朦胧,一切都安静地睡了。

    巨跟布却是无心睡眠,他们一左一右像两堵门神一样冷着脸守在牛车旁,见姬韫与陈白起两人姗姗归来,巨神色一震,一步虎冲跨上去,眉骨凹显狞紧,黑脸横蛮煞气。

    他那巍峨似山的身躯这般一杵,瞬间便覆下一大片阴影笼罩在两人头顶。

    “巨,此事到此为止,不可再衅事滋斗。”

    陈白起那谈不上煴厉的语气令巨刚准备伸出接人的动作,便这样僵滞在半空,姬韫视线滑过他的手一下,却并末放手。

    巨身上的凶煞之气渐渐消散,他垂下脑袋,沉默地收回了手,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蹲回原处。

    布瞄了他一眼,再看了一眼姬韫跟陈白起两眼,亦抱剑退了回去,阖目靠歇在车厢旁,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系统:巨对姬韫的愤怒值+10

    陈白起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姬韫将陈白起安放在马车上后,正欲退去,却被她拽住了一截衣角。

    “姐夫,夜露伤寒,便歇在车内吧。”

    姬韫意存犹豫,但最终还是留在了马车内。

    其实在春秋战国男女之间的关系并不保守,甚至可以说比较随性,更没有所谓的拘泥于男女不可寡独于一室之事。

    “娇娘,你的眼疾我定会寻遍名医巫先替你医治好,而北溏诸氏的婚约若你仍旧不愿,姐夫亦会想办法替你解决——”姬韫为避免尴尬与不适,便随便开口寻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姐夫,北溏诸氏虽为楚国百姓二等士族,但与我定亲的乃诸氏嫡系,虽诸安尚未出士亦无任何功名加身,但其父却乃北溏县大夫,与我此等庶族联姻本就算是降贵了,若再由陈氏退亲,必会伤了诸氏颜面。”陈白起倒并不着急主动解除这桩婚约,她想诸氏或许更不乐意娶她这一门媳妇儿。

    姬韫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娇娘,人贵而自省自重,何以自言自轻?想必定乃你平日懒散享逸所致,待归堡后,你且每日与我一道抄录名家简牍,多研读圣人之思想,修身养性,这样你便会懂得更多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她眼睛不便,怕磕撞到哪里,便出手将陈白起扶躺好。

    “且好生休息,你身子骨孱弱,想来每日除了必要功课之外,还需好好地锻炼一番。”

    陈白起顿时满头黑线——这么一会儿,他就将她今后的时间给安排得满满地,那她要怎么修炼她的太素脉诀啊。

    她连忙换了一个话题:“姐夫,那群越国奴隶呢?”

    “弃主而逃是为重罪,他等被陈叔抽打了一顿后,便趋赶于后方推车。”

    “被打了?”陈白起微讶,但双眸盈盈一转,不知想到何事,却又笑了:“打了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关心这群越国战犯?”姬韫道。

    陈白起笑了笑:“我只是关心陈氏的财产,我们这是到哪里了?赵国之事又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此处乃平陵夹道,再驶过一条山道,便能到达陈家堡了,你昏后,赵军便撤退了,而我等亦趁机离去,但此事……恐怕很难善了,

  第十八章 主公,我家被人暴动了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