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八章 孜国之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十八章 孜国之旅 (第2/2页)

肃起来,下手亦多留几分余地,观察他的一举一动,寻求破绽。

    快,却招式多为守,极少攻。这就是他的弱点。没有攻击只靠防守是无法取胜的。

    屈明离见准他躲招之际,反身一击,不留余地,终于将他打败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我认输,狼教卫果真不是白叫的。”他站起来,笑着掸掸身上沾染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你的枪法也不错。刚才你说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频国耶齐,叫我大齐便好。我看你平日里练兵,早就想讨教讨教了。今日一战,倒也尽性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,你倒一点都不在乎?”军中都将屈明离认为是怪人不愿靠近他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避的,难道要因为你武功比我厉害,就整天躲着你,还怕你什么时候突然就把我给害了?”

    屈明离听了此言,都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挺欣赏你的,敢为那位女子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是第一个不说屈明离那件事没有做错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训练新兵确实可怕,要是我被分进你们队,怕是也要受番罪了。”

    屈明离打量他身上的穿着,问他:“你也是教卫?”

    耶齐答道:“我是在频国应征来的,负责我们那队的操练。今日正好碰着了,不如我们再切磋几把,好练练手?”

    屈明离应下。两人各自拿好兵器,摆好御敌姿势,正要开打,一旁忽然有人来唤。

    “大齐,大齐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,有三人站在一旁冲着耶齐使眼色,小声唤着。

    耶齐愣了愣,对屈明离解释道:“是我朋友叫我过去,今日怕是比不了了,下次再行切磋。”

    耶齐与那三人离开,似乎有些神秘。

    见无人相约,屈明离便只好回了营帐。没过多久,班飞拿着一个桃子来找他。

    “见你上次喜欢吃,便拿了一个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屈明离淡淡拒绝:“军中可没有规矩,让副将给教卫送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班飞笑:“你还在为那事生气啊。我不是故意的,你消消气。这个桃子给你,就当我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屈明离推开他的手:“我问你,为什么现在公示牌上还贴着征求军师的文书?”

    班飞有些心虚:“你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屈明离见他如此回答,知他必定知晓其中缘故,更为生气:“是不是宁泽清觉得我无用,便还要找个好的?他若是不满意我,直接将我赶走便是,何必又将我放在营中,骑驴找马,下我面子。”

    班飞见他如此动怒,忙解释道:“将军没有这个意思。他只是觉得你更适合在军中担武职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我不配为军师咯?”

    班飞见自己越解释越混乱,也急了:“不是不是。我要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屈明离摆摆手打断他:“好了好了,我不想听了。这么晚,我要睡觉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说着便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班飞无奈,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屈明离见他走了,又有些愧疚,转念一想,班飞本就是与宁泽清一边的,肯定向着那人,说他几句也不亏,便不再内疚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